宏宇彩票平台

首页 >> 壁球知识 >> 正文

壁球规则之我见 —-妨碍情形的判断
2012-08-09 08:35

  最近又一次研读了2009版“壁球单打规则”,对壁球单打规则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通过参加裁判员培训班的学习,结合多年从事壁球裁判的实践经验,我对比赛中出现的妨碍情形,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和判断。在这里提出来供裁判员和球员们参考,并希望得到壁球同仁的补充和指正。

  壁球规则规定:轮到击球的时候,球员有权获得对手不妨碍的击球自由。但是妨碍在壁球比赛中时有发生,妨碍结构的复杂性和动态性使妨碍具有不同的情形。

  一、四种标准情形

  壁球对打开始后,击球方在击球时,非击球方应尽量做到在球场上“消失”。非击球方给击球方造成的妨碍大体可分成以下四种标准情形。

  第一,直接通道——裁判应判“Let”;

  第二,适当的视野——裁判应判“Let”;

  第三,击球自由——裁判应判“Storke to击球方”;

  第四,击到前墙的自由——裁判应判“Storke to击球方”。

  但并不是所有的上述四种情形都必须这样判罚,有时候也需要特殊的处理。比如,在“直接通道”的判罚中,会出现这样的情况――即对手已经明显地让出了直接通向球的线路,但击球方选择了间接线路接近球处,此时该球员因为上前击球的线路“被阻挡”而请求和球。这种情况下,裁判应认为该球员判断出现了问题,妨碍是不存在的,则不予和球。再比如,在判罚“击球自由”时,如果击球方因为球拍轻轻触到了对手而停止击球,接触的程度已经影响到了球员的挥拍,但不足以阻止该球员挥拍,同时对手也正在尽力避让,裁判应判和球。

  另外,通常情况下都是击球方提出上诉,非击球方被对手的过度挥拍妨碍时也可以提出上诉,裁判也应特殊处理。

  二、三种特殊情况

  除了上述四种妨碍的情形之外,还有三种特殊情况下的妨碍。

  第一,转身击球时发生的妨碍;

  第二,再试击球时的妨碍;

  第三,球员挥拍受到妨碍时合理担心对手受伤而停止击球。

  在以上三种情形发生时,对手仍然有义务尽力使该球员能够看到球,并能自由地上前击球。然而,转身击球和再试击球的动作都比较快,对手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出避免妨碍发生的动作。挥拍时由于对手离得太近,但并不至于使击球方无法合理挥拍,击球方担心对手受伤而停止击球。在这些情况下,裁判应判和球。

  三、四种例外

  在发生妨碍时,裁判不仅要对以上四种标准情形和三种特殊情形的妨碍做出判断,而且还要考虑以下四种例外情形是否存在。

  第一,尽力原则。其中包括非击球方尽力做到“消失”和击球方尽力上前击球两个含义。如果裁判认为非击球方没有做到尽力避让,那么本应判“Let”的时候可以改判“Stroke”;如果裁判认为击球方没有做到尽力去击球,那么也可以视为无妨碍。

  第二,微小的妨碍。有些时候当一方球员以为发生了妨碍而诉请和球时,如果裁判判定此妨碍并不影响球员看清来球和自由上前击球,例如,挥拍动作时只是轻轻碰到对手、对手的衣服或球拍,但并不影响挥拍。这时候裁判可以认为这个妨碍不存在,则应判“No let”,这就是微小妨碍的原则。

  第三,无法打出有效回球。有时妨碍确实发生,但是该球员根本就无法打出一个有效回球,比如对手打出了一个“Nick”球,此时也同样视为无妨碍,裁判不该判“Let”。

  第四,准胜的回球。准胜回球也分为主动准胜回球和被动准胜回球两种情况。例如,一方球员回球质量很差,给对方具有优势的位置,就构成了主动准胜回球的因素;再例如,一方球员摔倒在地,在接下一个球时产生了困难,这样对手就获得了一个被动的准胜回球的机会。在这些情况下产生的妨碍 ,一般裁判都会判“Stroke”。

  在我接触的运动项目中,壁球裁判应该说是最难做的。其错综复杂的规则体系对裁判的判罚提出了极大的挑战。所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壁球裁判员,除了认真研究规则以外,还要积极主动地从事大量的裁判实践工作。(梁 勇)

协会介绍协会介绍

协会机构协会机构

协会章程协会章程

精彩图片

相关专题

  • 壁球杂志

相关链接